Carbon Market Watch

For fair and effective climate protection.

林业项目

现行的CDM允许造林和再造林(A/R)活动。这些活动通过种植、播种、或其它人工干预措施,实现无林地到有林地的直接转换。“造林”和“再造林”原则上是一样的活动,他们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重新种植活动开始之前无林土地时间的长短。在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2008-2012),CDM活动限于在1989年12月31日之前没有任何树木的造林和再造林的土地。这些项目获得碳信用是因为植被生长过程、及植物组织和土壤的生物固碳。截止2012年4月,不超过40个项目通过注册,但仅有一个项目获得信用。

碳核算

“植树项目”有很好的自然诉求,因为植树使我们联想到形象质朴,健康的生态系统。其实森林碳汇项目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森林产生的碳汇数量取决与很多因素,如树龄、生长率、当地气候和土壤质量。计算森林吸收或储存CO2的数量是相当困难和复杂的。这也是只有少数林业项目的一个原因。

单一树种种植

根据UNFCCC关于“林业”的定义,非本地单一人工林造林项目,如桉树种植,亦可以作为CDM项目。这忽略和忽视了创造自然森林生态系统的价值,如生物多样性的生境。UNFCCC关于“林业”的定义允许植树在“临时砍伐”幌子下不断的砍伐。这鼓励了短周期的轮种。

一些CDM林业项目是桉树的种植,通过砍伐后重新种植桉树来获得碳信用。桉树原产于澳大利亚。如果桉树种植在其它国家,会产生负面影响,如在印度,消耗了大量的水。

泄漏

泄露是因为项目活动,把排放转移到其它地方。这是林业项目特别需要考虑的。比如在牧场上造林,可能是当地的农民砍伐别处的森林改造成牧场。有些泄漏很难被注意到。如果项目要有可靠并准确的计算方法,则必须对泄漏进行核算和扣除。然而,在很多情况下是不可能准确计算泄漏的。

持久性

林业项目因为存在CO2封存逆转的风险,是“问题项目”,如一旦发生火灾或者伐木。这也是为何林业CDM项目获得的信用仅在某个时期有效:

  • 临时CERs (tCER):签发给在签发之后的第二承诺期结束之前有效的造林和再造林项目。
  • 长期CERs (lCER):签发给在其信用期结束之前有效的的造林和再造林项目。

土地使用权的冲突

林业和使用大量土地的项目类型是“问题项目”,因为他们涉及到土地权属,有时会引发土地使用者和所有者之间的暴力冲突。

林业衰竭

“林业衰竭”(亏损林)曾被建议包括在CDM项目的造林与再造林活动中。CDM Watch强烈反对列入这个项目类型,因为它会鼓励不良管理和在非适宜地点进行种植,并很可能补贴工业人工林的种植。这种补助会減少林業企业提高效率、减少浪费、增加循环、建立更适宜的种植地的誘因。在CDM激励下建立种植园的“林业衰竭”项目不属于REDD+下的自然森林生态系统恢复项目,威胁了REDD+机制的目标。

生态系统气候联盟(Ecosystems Climate Alliance)和 CDM Watch的“关于把林业衰竭的土地造林纳入CDM造林与再造林项目活动的提案征集的回应”(pdf-file,2011年3月28日

* Most Recent Carbon Market Watch Publications on 林业项目 *

Carbon Market Watch Publications on 林业项目